财新传媒
2011年05月04日 09:49

林昭姐姐

林昭姐姐
清晨

我愿意放弃这个清晨
却不愿放弃你。
当我如此坚定地歌唱
我有出人意外的平安。
这时间的礼物
你不取分文
免费赠给了我。
每个清晨都是你创造的
我和清晨结合在一起
构成了生活。

我的方法论

任何时候
我要对神保持绝对敬畏;
任何地点
我要对人保持绝对怀疑。
在敬畏中看到希望
在怀疑中看到爱
这就是我的方法论。

便衣警察

纵然你们把每个......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30日 20:44

1883年的那一场“国进民退”

1883年的那一场“国进民退”

据说“国进民退”现在也成了敏感词,媒体不可以随便就此发表议论,这倒是勾起了我的兴趣。

我想提到的一个重要的历史年代,是1820年左右到1883年这段大约60年的时间。这很可能是被后人遮蔽得最严重的一段经济史话,在这段时间里,晚清进行了一次快速的商业贸易资本主义的发展。其中的市场逻辑是,西方资本主义开始进入中国,在沿海和内地一些重要的交通口岸,或者是中心城市,有意识地借用了一批本土商界的人士作为代......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12日 10:27

爱情课

爱情课
我的词语里夹带了枪炮

起初,我是一名
自言自语的人
后来我学会了
心里相信,口里说出。

人啊总是这样
总是希望大声说话
希望你在遥远的地方
也能听得见。

事实上在我没有出生之前
你就听见了我的声音
可是我无法接受
这样的幸福啊。

我自作主张
大声喊叫
我的词语里
夹带了枪炮。

一场小型逃亡

有人逃走了
她说我是水果。
我刚坐......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09日 11:33

我们贴着地面飞行

我们贴着地面飞行

一名年轻的读者跟我说,《独立阅读》的文章,每篇看起来相当不同,文章和文章之间似乎没有任何联系,但总体读完之后,却又具有一种阅读意义上的整体感。这样的评价让我决定仔细想想一个问题:独立阅读,我们坚持了4年的独立阅读,究竟是什么。

我想起几年前的一个晚上,在MSN上,王晓渔忽然对我说,一起弄个读书的电子杂志吧,分享一下各自的读书体会。他还说,先由4个人分专业每月写一个读书报告,以后慢慢增加......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26日 12:30

3月26日,惊惶的海子

3月26日,惊惶的海子

——1989年,诗人海子在山海关卧轨自杀

我愿意把1989年看成是海子之年。3月26日,一个平淡的日子,这个国家风云未起,俗人们的幸福与烦恼按部就班。可是海子却躺卧在山海关的铁轨上,任由呼啸的列车将他扎碎。海子之死竟然是如此醒目,多年之后我们还在谈论,而那些稍晚一些死在街头的孩子们,......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22日 11:18

预言

预言

小哀歌

杀掉孩子

捂住母亲的嘴巴

不让她哭。

这是人间的方法论

求你看一看

求你毁灭那双肮脏的手。

窄小的城门

梦里一间旧房子被拆了

我跑过去

想挽救草和青苔。

有人大喊大叫

这是国家的草

你别多管闲事。

我只好逃开

发现汽车变成了脚踏车

脚踏车也要加汽油。

女人一直在算账

她说她的青春啊

丢在耶路撒冷了。

我得攒钱

去把时间

买回来。

是的我有钱了

但是我穿不过

那座窄小的城门。

预言

这个地方

还会有大灾难。

聪明的人啊

你要灵巧像蛇。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19日 09:13

注意公司背后的价值观

年度搜狗输入法企业热词,排名前三的网络热企业是富士康,总输入次数达到9145万,腾讯为9045万个用户参与到用户体验计划中,根据输入次数进行排序,并还原到高达3亿的用户,最终得到的统计数据进行降序排列,确立了前十名的名单。

多年的发展之后,今天已经毫无悬念地推进到了呼唤自由、坚守个人权利的时代。没有个人权利,就没有市场经济,就没有公司的发展,任何对劳工权利漠视的企业,都将会在很短的时间之内面临发展的陷阱,一个企业的健康发展,一定是资本力量与劳工权利的合作与共赢。

公司的恶性竞争闹得满城风雨,双方几乎是大打出手,但从结局来看,其实没有赢家,只是让诸多互联网个人用户看了一场闹剧,并对中国互联网......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11日 10:03

长沙曾经淹没了我

关于长沙,其实我不能说出一些什么。

大概10年之前,我在长沙谋生。那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一段岁月。白天,我在一种官本位的思维定势下奔波,几乎每分每秒都在揣摩领导们的意志,都在努力搭建某种能够有具体效用的官家关系,说一些场面上的话,做一些违心的事,把自己的趣味放在一边,幻想着有朝一日官第及身,车马轻裘,光宗耀祖。晚上,我要在酒席、麻将桌、洗脚房和卡拉OK之间游荡,要呼朋引伴,要大声说话,要醉意深深,直到身体极度疲倦,夜色深沉。

可叹我体质单薄,且不喜烟酒,这样的生活,时间长了,几乎成了负担。我想说的是,多年以前我在长沙的日子,事实上处在一种无阶层、无附依的状态。一方面是无所不在的官僚利益链......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02日 12:54

自由近在咫尺

与一辆巨大的卡车擦肩而过

一辆巨大的卡车它的宽度等于道路的宽度。当我与它擦肩而过我瞬间失去了行走的空间。

悲剧看上去不可逆转但我却结结实实活到了今天。

不是我多么孔武有力而是我身形抽象多年以来只是一声叹息。

真理

所谓真理其实就是受难从过去到未来你一直受难。

这是世界的逻辑所有人都自以为正确他们联合起来把真理送上了十字架。

这是世界的真相真理在流血流氓哈哈大笑他们不知道,你就是真理。

生命

你是我活着的理由也是我死去的方向。

我的生命如此清晰因为你就是生命。

所以明天我打算好好活着暂时不考虑死亡问题。

道路

即使看不见道路我也......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26日 12:35

餐前和睡前的祷告词

餐前的祷告

坐在食物面前要感谢你因为你是食物的主人。

人再聪明也不会制造生命人只会发现,或者复制。

所有生命都被你说出你说鱼,就有了鱼你说蔬菜,就有了蔬菜。

我活着不单单吃那些食物而是要吃你的话。

你的话就是食物你是食物的父亲也是我的父亲。

所以坐在食物面前我必须说谢谢你。

睡前的祷告

我要休息了因为你是神我把一切都交给你就去休息了。

你造了白天和黑夜白天是用来工作的黑夜是用来休息的所以,我现在要休息了

我把一切都交给你那堆在角落里的柴米油盐那吹来吹去的风还有朋友、仇敌,异乡的陌生人。

过程

我的歌声是一个过程先是愤怒,然后是肉体最......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16日 11:18

2010,中国公司元年

历史将会记住,2010年,将是中国进入现代史之后真正的公司元年。这一年公司故事风起云涌,像一部部豪迈的大片塞满了我们的眼睛。

先是黄光裕和陈晓的公司控制权大战,几乎让所有的中国公司问题全部呈现出来,公司到底是中国的,还是世界的,到底是私人的,还是公共的,到底是传统的,还是开放的。很多本质性的问题纷至沓来,人们似乎没有做好准备,迅速陷入一种简单的二元判断之中。丰富的公司命题被我们简单化,以至于到现在,关于公司常识的启蒙,并没有得以展开。

华为公司的人事纠纷,当然是重要的不能再重要的公司课题了。这家被人们称为最卓越的中国公司,其实一直隐含着相当严重的制度性课题,为什么如此磅礴的公司,却一直......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14日 10:00

我只有一首哀歌

父亲奏鸣曲

你的父亲死了这是一个意外春节期间,花炮声声你的父亲突然死了我认为他死得正是时候全国人民都放假为他吊丧啊谁的死亡有他热闹呢?

相比之下,我的父亲就不善于死亡那个酷热的夏天人们花很多钱去买鞭炮不仅是一种醒目的浪费而且影响力非常有限除了少数几个亲人依依呀呀歌哭几乎所有其他的人都忙着上班赚钱没有人愿意为我的父亲之死请上一天假。

一张巨大的嘴巴

当我愤怒我就是魔鬼多年以来我以为魔鬼是一个传说但是当我愤怒我看见了魔鬼。

这是我的眼睛现在变成了鼻子嘴巴大开覆盖了身体。远远看过去我不见了天地之间只剩下一张巨大的嘴巴。

我只有一首哀歌

你和我隔得太远我只有一首哀......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05日 09:45

权力要学会敬畏市场

中国刚开始言说市场经济这个词语的时候,大街小巷都在说一句话:“市场经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我相信无论是今天高高在上的领导们,还是在市井里做生意的企业家,都懂这句话的道理。什么是看不见的手,当然是上帝之手,对于上帝,人只有一个办法,敬畏!所以圣经箴言上来就告诉人们,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看看,多么决绝的句子,是开端,意思是,你不敬畏上帝,你的所谓知识,还没开始,也就是说,你是个无知的人。        

最近出现的一些财经事件,窃以为就或多或少现出了权力阶层的无知。比如北京购车摇号的政策迅速出台,就为很多受到一点经济学训练的人所不齿,以至于连在央视长年当嘉宾的马光远先生也忍不住说,自己这些......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01日 16:38

收集词语的人

1.

每一部伟大的故事里,都有我熟悉的劳苦愁烦

夏天来临,按照你的计划

苏宏文就要死了,可是他分外年轻

我伏在他的身边,悲伤地哭泣,求他别死

他说,我也左右不了自己的死亡

那么是谁掌握着死亡的权柄呢?

我不知道,就像我不知道人为什么会哭。

我只会哭,哭完以后打算写一首诗

写给谁看,我打算写给苏宏文看

可是他已经死了,夏天还没有结束

他就死了,我的诗歌失去了读者

这是一件无法更改的事实。

很多年以后我发现他患上了绝症

竟然不死,他形容消瘦,身材飘摇,回家了

告诉我,只是去了遥远的地方

我很高兴,抱着他痛哭

饱尝......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27日 10:42

张维迎的经济学语境

张维迎卸任光华管理学院院长,算是近期国内经济学的大新闻之一。中国人的思维定势,必然是猜测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以至于他在官场上栽了跟头。这样的想法看上去有一些道理,但却不符合事实。了解一些内情的人想必知道,张维迎这个人应该不属于官瘾很足的人,当年他就任光华管理学院院长的时候,事实上北大方面是有意让他出任北大副校长一职,但张心里一直有教授治校的梦想,他可能是考虑应该把光华建设成中国自由市场经济的思想发源地,想把光华管理学院打造成真正具有大学精神的学院之一,所以他放弃了副校长的官位,选择了光华院长的工作。

中国人成堆的地方,问题总比思路更多。谁能想到一个书卷气十足的高校,其实人际纠纷可能......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9日 14:40

所谓“商业五毛党”

凯林写了一本关于公关行业的小说,我看了,兴趣盎然,认真写了推荐语,说的是,如果你想同流合污,可以在这本小说里学到技巧;如果你不想随波逐流,可以找到很多愤怒或者哀叹。

现在看来,这种格言式的句子,或多或少遮蔽了这本小说的价值。公共关系,在商业分工里,指向英语语境里的relation,用经济学的解释,应该在商业交换过程中参与者关系的合理维护。但在当下中国语境里,却异化成一种潜规则,一种甚至是反市场,反透明的阴谋与技巧。有人愤怒地把公共关系称为“商业五毛党”。比如众所周知的蒙牛与伊利的所谓信息搏杀,腾讯与360的商业格斗,还有华为庭院深深的公司人事纠纷,事实上都有中国式的公关公司在背后操纵。

都市......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1日 09:49

我们的自由到底在哪里?

关于自由,其实我们一直不知就里。

这可能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中国历史文献中,关于自由的表述少之又少,以至于到了近年以来,很多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干脆以为中国在思想传承上就缺少自由观念,因此,中国历史中的人很少享有自由,中国当下的人很少人理解自由,就成为横贯历史和当下的社会现象。

争论总是会有的!有人在中国古籍里能够找到各种对自由的阐释。比如孔子说,“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 ,就是一种自由精神,“君子和而不同” ,更是一语中的,显示出古代中国人对自由的深刻理解。《大学》里关于“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一套人生程序,也是很清楚的说明:中国人早就理解到社会结构的形成,是从个体建设逐步推进到群体的,所......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04日 08:30

这才是我的生活

摇篮曲

睡吧,我的盛开的百合花我的婴儿一样呼吸的海棠树。我的低垂的葡萄和农夫肩头跳动的麦子。

睡吧,我的夜色里等待天使的玫瑰我的寒风中呼喊友谊的草坪。我的撒谎会脸红的裙子还有背着十字架寻找爱情的羔羊。

感动

我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很多词语堵在喉咙里。你给我一些时间让我慢慢地说出。

青春

青春作伴我不还乡。我的青春啊在你的身上。

这才是我的生活

他人不是我的坐标他们像我一样恓惶。你在十字架上陈列我在尘埃里张望。

他们

“人心比万物都诡诈”“灵魂充满了卑鄙口袋充满了赃物嘴巴充满了谎言”现在,他们最大的工作就是想封住我的嘴巴不让我赞美你。

原则</......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02日 00:04

黄闹闹诗歌选

按:黄闹闹是我所在教会的主内姊妹,第一次看见她,隔着人群,我看见她温柔平静的脸在微笑,那时我想,这是一个多么蒙神喜悦的姊妹啊。后来有了接触,却发现她热情似火,像一只明亮的鸽子吹着更加明亮的鸽哨,煽动着美丽的翅膀越过我的世界。她竟然为我写了一首诗歌。这让我很感动。感谢神,主内弟兄姊妹的彼此喂养,竟然是以这么喜乐的形式出现。为此我要谢谢她,谢谢她的诗歌,谢谢她一次又一次和我谈起内心的信仰,谈起我们与神同在,我们在耶稣里,是一家人。

印象

从文字观察你鲁迅、郎咸平格子短裤围巾

从内心体会你不羁、批判时尚自我怀旧难忘记

但我见到你你还是你我却想欺负你。

我的软弱

贫穷,......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2日 12:18

官商陈久霖背后的国家主义逻辑

陈久霖,中国最著名的国有企业经理人,万人仰慕的老板。曾经炒作期货导致巨亏,几乎让财大气粗的中航油灰飞烟灭。若不是更加财大气粗的中国政府和国有企业体制,相比中海油公司早已不复存在了。更有意思的是,国有企业亏损,似乎不是一名企业家最大的缺点,几年之后,人们熟悉的陈久霖摇身一变,以“陈九霖”的名头去了另外一家中央企业,这一次的职位稍微小了一些:副总经理。

凭心而论,这实在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故事。所谓中国体制,国有企业的经理们本来就属于官僚,生意做垮了,只要政治正确,异地为官,照样是好干部,好同志。不过,如果站在现代企业制度的层面看,陈久霖的经历,却是官商结合在中国企业百年历史中留下的巨大阴影......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