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2年10月27日 09:58

最纯粹的诗人  

越南诗人阮志天走了,他去了一个永远自由的地方,像一只鸟去到了另外一只鸟里。

“一只鸟去一只鸟里”,这是阮志天的一句诗歌,汉语诗歌界对阮志天的作品翻译,少之又少。台湾的诗人李敏勇编选了一本名为《远方的信使》的诗歌选本,里面收录了阮志天的这首别致的诗歌。大陆诗歌界基本无人知道阮志天的名字。

事实正是如此。诗人阮志天死了,死在美国加利福利亚圣安娜一座平静的房子里,享年73岁。他孤身一人,疾病缠身,家徒四壁,了无牵挂、客死他乡。除了他那些与生俱来的诗歌,他似乎什么都没有,早就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11日 15:55

我梦见了一场小话剧  

也是这样

秋风又开始叫喊起来
每一棵树都在摇晃
想起去年的今天
也是这样。

记得中午过后
空气加快了步伐
它先是卷走地上的落叶
接着掀开了一个女人的裙子。

我远远地看见
女人的裙子是红色的
里面空无一物。

我还看到了秋风的言辞
虽然一年已经过去
虽然,我还没有学会赞美。

写作

写下来才有意义
你在我的心里。

我的心变成汉字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01日 22:16

诗三首  

看见

我看见什么
我看见一根橄榄枝。
我又看见什么
我看见天空在燃烧。

一个小孩子
举着烈火。
他说他今夜
要去看望坟墓。

战争

他们攻打我
却不能胜我
因为你与我同在
因为你说,你要救我。


乡愁

语言的边界
就是我的边界
当我打算越过它
审判的钟声
就敲响了。

就像此时
就在此刻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25日 16:48

马克思与斯密的学术关系  

       这几年,人们讨论中国经济的发展路径,总是习惯性地在哈耶克自由市场的路径和凯恩斯政府主导的路径选择上进行讨论。前不久,中南海邀请诸多市场派经济学家如周其仁、许小年等人讨论经济,这被很多人视为中国经济下一阶段可能部分回归市场的信号。在此之前,人们普遍认为,自从2008年以来,中国经济在凯恩斯政府主导经济的路径上,可以说已经信马由缰,而诸如老一代的市场派经济学家如吴敬琏,据说多年来不再被中南海看重,他们的声音事实上被边缘化已经很久很久。
        如何解读这样的经济理论导向问题,的确很具有中国特色。一个重大的理论事实有必要指出,如果站在1978年以来......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20日 10:07

阿玛蒂亚·森的诗意  

        都说阿玛蒂亚·森是一个百科全书式的学者,只要仔细读过了他的《正义的理念》,就知道这样的评价,所言不虚。以我个人的趣味来看,我首先发现了,森事实上还是一个诗人,或者说是一个品味极高的诗歌鉴赏家。

        想必有很多人知道,森的名字来自泰戈尔的大好创意。1933年,森出生,他的外公是泰戈尔的秘书,找到泰戈尔给自己的外孙赋予一个诗歌一样的名字,泰戈尔就想到了阿玛蒂亚这样具有诗意的名词。泰戈尔说,阿玛蒂亚,另一个世界,这是一个极有想象力的词语,是一个充满了正义、公平和爱的国度。

       ......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05日 22:02

深刻的秩序  

即使这样

嗓子哑了
我的歌声堆积在喉咙里。
即使这样,我是说主啊,即使这样
你依然听见了我的赞美。


我的一生只留下了一把刀


现在我要出去
带着行囊、钱和刀
像衣服,像羔羊进了狼群
像时间,像水果,转眼就是苍老。

行囊破了,钱也丢了
只有刀还在背上。
这就是我的一生啊,夜色深沉
刀在背上,我的闪着寒光。


这深刻的秩序

接下来我......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30日 08:39

当我说出农民工这个陈旧的词语  

        当我说出农民工这个陈旧的词语,我知道我在陈述一个经济学的风景。
        迁徙,是一个非常严格的经济学话题。这是一个事实,任何一个有志于现代化建设的国家,都别无选择地面临着巨大的人口迁徙问题。看看吧,那些在路上的人们,那些从乡村出发,朝着城市迁徙的人们,那些汗水和雨水交加,头发沾上了灰尘,暂时来不及清洗的人们,他们根据市场的逻辑,朝着城市出发,构成了人类社会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人口迁徙风景。市场的逻辑是这样的:任何一个国家要工业化,必须首先城市化。城市化必须走在工业化或者市场化的前面,否则,所谓的工业化或者市场化,就是一种计划经济的结果,......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24日 10:16

把艺术还给艺术  

        前一阵,100名文学艺术名人手抄“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被网络放大成更加著名的文化事件。纵观全局,其所引发的社会反响,值得玩味。一方面,主办方当然是踌躇满志,伟岸的主流叙事,以及更加伟岸的主流价值观,给人一副真理在握的印象。另一方面,则是一部分读者尖锐的批评,普遍的失望,以及某种更加私人化的荒诞感。有趣的是,这100位名人,有的沉默,有的辩解,有的则释放出一点点无奈,并没有一个人勇敢地站出来,彰显自己不可置疑的文学艺术观念。
        有些历史需要在这里提起。以湖南为例,可以肯定地说,丁玲是沿着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精神走得最为彻底的小说家,但......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20日 23:01

我和你不一样  

路灯

我的左手是夜色,右手是光
我的上面是路灯,下面是脚步声。
那是一群我熟悉的路灯
他们歪歪斜斜的,比我匆忙。

后来我看见路边的房子们
披着一张古典的画皮。
我听见神说,不要怀旧啊
这是伪善,这是假象。

公共汽车站

一个年轻人
他背起行囊
拖着箱子
手搭凉棚
怀念梦乡。

他不愿意回到黑夜
而是长亭更短亭
行行复行行
等着自己的爱人
一起去天堂。<......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16日 17:03

济南词  

星期十四行

从星期一到星期五,我忙着生意
忙着在镜子里,欣赏自己的脸。
我看着我的脸上多了一些灰尘
怎么洗,也洗不干净。

后来我开始数算我的钱财
我的银行卡里的数字。
当我从一数到一百,或者是一万
我的时间就要结束了。

所以我等待着星期六,或者星期日
星期六是休息的日子,我在沙发上睡眠
不仅仅是为了睡眠,是为了倒空自己

是为了星期日的来临。这是赞美的日子
我一无所有,只剩下歌声
我空手而来,等待着被你填满。......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02日 17:20

宽街局部  

毕竟

一起警醒祷告吧
免得跟他们一样,进了猪群。
毕竟我们看上去
还像一个人。

宽街局部

北河胡同一直都很窄
景山公园背面,宽街的边上
一代人过去,一代人来临
我曾经计划,要在这里找到天堂
但是胡同,只到胡同为止。
在梦里北河,景山公园的阴影里
或者宽街的边上,从来没有人
从来没有人捡到过,天使的头饰。

说起宽街,我只能远观
不忍近看。房子是暗灰色的
天空明亮一些,这是印象主义的立场。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25日 14:30

晚清经济史的几个变量  

(按:接受财新网副主编龙雪晴的访谈,拉拉杂杂谈了与晚清经济史有关的几个问题,沿着增量与变量的角度,试图梳理晚清被动开放的市场经济带给中国近现代经济史的启蒙意义。)

晚清民间社会的形成

龙雪晴:您是一个财经作家,从清末到民初的经济史,您研究的兴趣点在哪里?
苏小和:我是带着三个问题意识来做这个课题。
当下,知识分子,或者说相当一部分人,普遍处在一个焦虑的状态,这十年以来,人们对国家的前途很悲观,失望,失望的结果就愤怒,是焦虑,就看不到希望,我想在历史的语境里,看看我们的希望在哪里?
第二个问题是,所谓改革、所谓社会转......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21日 21:04

妈妈的病床  

妈妈的病床

妈妈躺在病床上
她缓慢翻了一下身。
针头还插在血管里
她的动作有点难。
她还皱了皱眉头
我知道她有些疼。

我知道啊,还有更大的疼痛
隐藏在她的身体里。
可是我看不见
可是我帮不上忙。
只能握着她的手
一遍又一遍祷告。

 梦见


梦见自己的皮肤太光滑
一滴水滚落下来,变成了一种病。
梦见自己的目光太悠长,看见了死亡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那么有力量。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07日 07:55

政府是有限的  

       市场经济的一般性理论有两个重要的思考性基础:每个人都是自私的,每个政府都是有限的。制度意义上,有限政府甚至是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最伟大的成果之一。遗憾的是,由于每个人自私的先验性逻辑起点存在,由一个个具体的人组成的政府,在某种意义上也堕入了自私的深渊。由此,当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有限政府的价值之后,依然有一小部分人不喜欢甚至拒绝这样的制度设计。
        历史是触目惊心的。人们将永远记住喧闹的20世纪,卑斯麦和希特勒领导的德国政府,一度无边界膨胀,几乎要管住每个人的呼吸;斯大林领导的苏联政府,不仅把所有的土地,所有的公司都收纳其中,甚至连脑袋......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30日 06:21

焰火  

梦见夜太黑

只能大声喊叫。

我的声音吓不走黑暗

却吓坏了路过的妇人。

我说,别怕,到我的身边来

她很快就来了

怀里抱着花圈,那是用来祭奠死人的

纸做成的、彩色的花圈。

我很生气

挥动拳头打她

可是我的拳头还没有到达

妇人就倒在地上死了。

我凑近看

发现她是我的婶婶

多年以前

她死于一场火灾。

我一直记得

婶婶熊熊燃烧的背影

她身材高大,一路狂奔

象一团怒放的焰火。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23日 15:18

休息吧  

每个有爱心的人
在这个国家
都是罪犯。

休息吧
瞎子和妇人
还有皮肤粗糙的乞丐。

夜色深沉
魔鬼自我加冕
暂时做了世界的主人。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11日 06:37

事实上,他们都睡了  

先与后

时间还没有开始

事情就发生了。

我还没有出生

你就出现了。

树叶

黑夜能不能再长一点

因为梦还没有做完。

但是树叶不答应

早晨太重要了

她们需要大口大口呼吸。

不是这样的

明天我要推迟醒来

不是说要把梦延长,不是这样的

我要你做我睡眠的主人

自由地进入,自由地出走。

是出走,而不是梦游,不是这样的

我要你带我清醒地走进梦乡

然后清醒地在梦里对我说

嘿,时候倒了,结......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08日 17:28

国有企业是一种原罪  

  众所周知,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机构,都对国有企业情有独钟。现实的逻辑是,任何一个政府必然由一群人来组成,这些夹带着丰富人性的人们进入公共机构,将所有的公共政策镀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私人利益,这在经济学上被称为“私人利益的过滤” 。也就是说,任何一种政府政策的制定,首先受到了一小部分私人利益的辖制,而这些幽暗的私人利益,释放给世界的印象,却是公共选择精神。

  这就是著名复著名的伪善 !公共精神是国有企业的面子,但背后却是私人利益.国有企业的发生和发展,就是在这样一个暧昧的地带次第上演,乐此不疲。这就是比人的自私更加具有危害性的原罪,多少年以来,伪善借用大多数人的名义,绑架......
阅读全文>>
2012年04月03日 02:00

夜色  

这是我的工作

我已经看见你的灵魂

请把你的身体给我。

这是我的工作

是你安排的。

我要和朋友们秘密地计算

你的身体到底值多少钱

我要把刀架在你的脖子上

等候你来赴死。

你的肉是可以吃的

你的血是可以喝的。

当我这样做,你知道这是我的工作

当我这样做,我知道你会原谅我。

这样的爱情啊

爱一个人,就从她的窗前经过

如果爱得火热,可以在她的门口逗留。

但是千万不要敲门

一旦门打开,爱就消失了。

&nbs......

阅读全文>>
2012年04月03日 02:00

夜色  

这是我的工作

我已经看见你的灵魂

请把你的身体给我。

这是我的工作

是你安排的。

我要和朋友们秘密地计算

你的身体到底值多少钱

我要把刀架在你的脖子上

等候你来赴死。

你的肉是可以吃的

你的血是可以喝的。

当我这样做,你知道这是我的工作

当我这样做,我知道你会原谅我。

这样的爱情啊

爱一个人,就从她的窗前经过

如果爱得火热,可以在她的门口逗留。

但是千万不要敲门

一旦门打开,爱就消失了。

&nbs......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