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3年03月18日 13:29

死亡与忏悔  

       死亡的意义

       死亡是人类恒久的功课。我们每天都听见死亡的消息。陌生的人死了,对于我们而言,是一个故事,或者是一声叹息,亲人死了,是一份悲痛,或者绝望。后来,轮到我们自己要死了。死亡是什么?我做好准备了吗?是恐惧还是麻木,是欢歌还是悲伤,我想清楚了吗?
       海德格尔说,哲学的基本问题,就是死亡问题。事实上哲学的追问,也不能解释死亡的意义。所以才有超验的信仰命题。好多年前,我看见过李叔同先生临终提笔,悲欣交集。这是作为一个无神论者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远远越过了中国人的大团圆情结。其中有无......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08日 20:02

钢琴师  

妈妈

我是光明的孩子
当我这样歌唱
我深知,我自己不是光。

所以我要努力
努力走到光明之中
像走进妈妈的怀里。

我爱你,妈妈
你的怀里有粮食
你的歌声里有黄金。

钢琴师

家里来了钢琴师
他的眼睛非常不好
但是他的耳朵正在盛开
像空中的降落伞,像扛着阳光的白云
他说,感谢耳朵,他能看见梦想。

只有耳朵没有眼睛的生活,是美好的
他像春天一样细致,不丢弃任......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07日 09:39

每个人的权利,每个人的自由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即将召开、新一届中国政府即将成立之际,我们谨以中国公民身份,郑重公开倡议:尽快批准加入《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以进一步推动和落实人权立国、宪行中国的原则。具体理由如次:

一、国际人权宪章对于人类基本人权的申明、确立和规范,符合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一贯强调的立国与立宪的宗旨。

《世界人权宣言》、《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和......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27日 09:48

公民建言:呼吁全国人大尽快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即将召开、新一届中国政府即将成立之际,我们谨以中国公民身份,郑重公开倡议:尽快批准加入《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以进一步推动和落实人权立国、宪行中国的原则。具体理由如次: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22日 18:38

我的摇篮曲(外一首)  

我希望我的睡眠
像黑夜一样准时来临。
时间刚刚翻过七点
我的夜晚就穿上了黑色的长裙。

她从头到脚都是黑的
像母亲从唱诗班下了晚课。
她的眼神也是黑色的
默默地告诉我,睡眠的时候到了。

我希望有一天,我终于能够理解
母亲的话是一道命令
每个夜晚不会无缘无故暗下来。

我希望,黑夜是一张温暖的大被子
她漫卷诗书,铺天盖地
惟一的目的,就是要我好好睡觉。

这个冬天的上午九点

冬天的上午九点,......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20日 10:54

无知塞满了我们的每个细节  


大早上看林毅夫、胡书东文章《中国经济学百年回顾》,抬头就看见被洗脑后的句子:“两次鸦片战争既使中国陷入了半殖民地的深渊,同时也使得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清醒地认识到中西方发展的差距”。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前后矛盾的病句。既然鸦片战争能够使得中国人意识到差距,那么必要的假设是,如果没有鸦片战争,中国人连差距都感受不到,或许直到现在还活在夜郎国里。事实上,重要的谬误不在这里。鸦片战争之前,晚清东南沿海开始了国际性的自由贸易,让中国经济的比较优势得以部分呈现,当时当地,鸦片具有一定意义上的货币属性,并不像教材里说陈述的纯粹毒品。所谓的鸦......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14日 13:35

空地  

离别曲

你左手给我微笑
右手给我泪水。
早晨,你允许我出生
晚上,你为我准备坟墓。

时间看上去没有开始
也没有结束
我还来不及
喊一声父亲啊

你就说,孩子
丢下钢笔
丢下桌子
跟我走吧。

空地

早晨我走进一片空地
发现世界挤满了事物
可是,他们都不认识我
我也不认识事物。

所以我只能凭着想象力
开始一天的生活。
我指着前面说......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08日 19:13

春天问答  

春天问答  

(按:晨报周刊的石寒老师提了许多我喜欢的问题,她是花时间读了我的文字,才这么问我的。谢谢了。)


1、你是2003年才开始正式学习古典经济学的,在建立起经济学思维方式的前后,两个苏小和有何最大的不同。

苏:古典经济学最大的人文意义,在于强调经济人的理性假设。这意味着经济学把人逼回到人性的基本面。当我初步完成这样的工作,我的变化就显得十分醒目:第一,我变得比过去更能直面自己,选择用一种既能利己又能利他的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变得比过去诚实。第二,我建构了一种与经济学有关的专......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02日 13:21

艳遇,或者交叉的叙事  

有一次我打算去看望一个女人
她在我的梦里已经停留很久。
我记得她兴奋的样子,脸色涨红
气息不顺,腰上的肉不多。
她跟我说,她在金宝街遛狗
所以我要出发,想知道她的样子
和我的梦有什么区别。

不过这一路的奔波,并不顺利
非常堵车。我先堵在东四环
接着在国贸桥上彻底被卡住了。
整个长安街堆满了车
即使我非常想见她,我也做不到。
所以我打开收音机,听女人歌唱
她咿咿呀呀的歌词,忽然变成了呐喊
反反复复,像有人在夜里叫春。

好在目的地......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31日 11:25

基尼系数与费厄泼赖  

基尼系数是一个国家必须确立的经济数据之一,近十年来一直在中国缺席,2013年开头,国家统计局忽然公布了这个数据,从对经济态势的一般考量而言,这应该是一件值得肯定的事情。虽然各个方面的声音对此有怀疑,有批评,但无论如何,人们对于贫富差距,对于公平竞争这样的命题,总算有了一个可以讨论的数据。

这是我要说出来的第一个观点:有数据总比没有数据好。

无论是官方公布的0.474,还是民间推测的0.61,都清晰地反映出,人们的收入差距都是触目惊心的。市......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28日 13:28

只有翅膀是轻盈的  

无题诗

我是很犯贱的
你深知我的优点。

你对我稍微好一些
我就感动得想哭。

你如果把我当成了一个人
我立即想变成你的一条狗。

爱人

假如身体没有了
爱情就露出本来的意义。
所以让我想象吧
想象着我在空气中穿过
比空气还要透明。
没有人看见我
除了我的生死相依的爱人。


如果我看不见你

深夜,如果我看不到你
不是因为你不存在......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21日 15:01

政府还会超发货币吗?  


宏观经济的层面,当下中国经济的基本面,是货币的超发掩盖了市场的真实反映,导致经济的一些重点市场存在巨大的泡沫,尤其是房地产市场。大型国有企业和一些有一定政府关系的地方企业、私人企业,前几年纷纷介入房地产市场,导致地价和房价的快速增长,而这种增长的逻辑很大程度上来自货币要素,而不仅仅是真正的消费需求。与此同步,中国的加工制造业肯定受到了来自货币要素的逼迫,流动性不足严重影响了一线的生产和出口,因此维持多年的出口导向型经济受到抑制。但是国内并不自由的消费性市场,却没有爆发出内需型增长的态势,这使得......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17日 19:07

眼神不错,赋诗2首  

眼神不错,赋诗2首  
 
眼睛

深夜,如果我看不到你
不是因为你不在
而是我的生活太具体
我已经死在自己的眼睛里。


眼神

光从后面走过来
我看得更远。
镜框、纽扣和成群的椅子
都是一些背景。
我的眼神是你给的
现在我用她来寻找你。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08日 18:36

王石的明星效应  

       王石是这个时代的大明星,这是一个事实。
       不过有一个现象需要辨析,在市场经济健全、信息自由流动、个人价值清晰的相对透明的社会建构之中,类似于王石这样的企业家,尤其是仅仅涉足于传统产业而不是新经济的企业家,要引起消费者潮水般的关注,甚至是引起大众文化层面、生活层面甚至娱乐层面的关注,不太可能。人们想象中的明星,大概限于电影演员、歌手、主持人、体育高手等等,在选举的高峰时期,或许政治家也能跻身明星行业。但总体看来,企业家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普遍谈资,乃至成为年轻一代为之迷醉、为之疯狂的现象,则是少之又少。
    &nbsp......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26日 15:58

下大雪的时候我和一个描了口红的女人穿过城市  

妈妈

梦见妈妈死了,梦见妈妈的脸
变成一幅老照片,躺在我的枕边
我要去拥抱她,但是她太轻
轻得只剩下,一张苍老的脸。

梦见自己嚎啕大哭,哭声把自己吵醒
然后一个人在黑暗里对自己说
这不是真的,妈妈就在隔壁的房间
她的鼾声均匀,她的笑容新鲜。


下大雪的时候我和一个描了口红的女人穿过城市

多年以来,我深深地知道
雪花不像别的什么,雪花就是像雪花
但是今晚,我看见雪花像婚礼上的彩纸
或者像小女人的脸上......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5日 12:09

一切都很重要  

静默

这是你的世界
一半是黑暗,一半是光明。
这是我的工作
不必惧怕,只管静默。

只有静默,我才能听见
是的当我静默,我能够听见我自己的心跳。
当我继续静默,我会越过我的心跳的声音
听见你的脚步声在很远的地方,沉沉响起。


身体涨得通红
只有翅膀是轻盈的。
这是最后的一份希望
蓝天在上,让我飞起来吧。

 一切都很重要

一切都很重要,比如你的身体就很重要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09日 20:01

政府调节收入分配的程序正义原则  

        18大的报告强调收入分配,某种意义上当然是要解决当下甚为严重的贫富不均问题,这在社会的层面,在弱势群体的层面,显然具有温暖的意义,甚至会有一种来自于道德的正义感。
        但有一个问题需要辨析,即谁来调节收入分配。传统的答案,应该是有两个选项,由政府来调节,由市场来调节。但当下中国的问题变得很简单,答案是惟一的,就是由政府来调节。
        所以,有些观念性的问题,需要在这个时候提出。
        首先是政府调节收入分配,这会再一次做大政府的权力,导致一种从市场到分配的大政府主义。这......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27日 13:44

五重奏  

1、拒绝

今晚我要拒绝睡眠
因为先知说过,你要来
来看望大地
看望每个腐败的身体。

2、越过

今晚我要等你,等到下半夜
看你越过我的门楣
越过就要枯竭的汗水与眼泪
去审判更加腐败的灵魂。

3、叹息

是的,今晚我有幸看见
所有的事物变成灰。
时间和空间压缩成叹息
我听见你说,孩子啊你在哪里。

4、风景

然后整个世界只剩下哭声
有人在哭喊中堕落......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09日 17:48

我看见了那双看不见的手  

一米远

认识你真好
永远隔着身体
永远地,躲在一米以外
看着你。

午后

你有多高?你的双脚
有多明亮?

这是你的午后
这是泉水的边上。

看不见你的样子
因为我的眼睛抽象。

我的麦子

多年以前
我种下的麦子
如今长大成人
却是满地的荆棘。

这不是
你的意思
一切都是
我的错。

......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04日 22:22

发现经济学和管理学的区别  

        一直以来,我以为把经济学和管理学混为一谈,是一个错误,而且是一个中国式的错误。
        这是我要说出的观点,经济更多地指向经济学,罗斯巴德有言,“经济学家不是商业技术专家,经济学家在自由社会的角色是纯粹教育性的,只有当政府或者其他任何使用暴力的机构干预市场时,经济学家的用武之地才会扩展开来。”罗师言下之意,乃是告诉我们,经济学显然是一门与价值观有关的科学,它呈现的,是人类面对经济事务的智慧,而通常意义的管理学科,则是指向由工具理性主导的商业技术。两者之间,相去甚远,可惜人们习惯了一锅烩的学科分类,导致经常有人以为,经济学家可能就是那......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