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5年12月14日 19:55

苏小和:从经济史看一元专制对中国经济的破坏

苏小和:从经济史看一元专制对中国经济的破坏
 

读侯家驹先生的《中国经济史》,经常会生出感叹。如此丰富的史料、严密的考据、自由的观念、缓慢的积淀,大陆经济学圈子恐怕无人能望其项背。大陆出版社显然看到了这本著作的巨大价值,从引进版的内容之坚守,到书的装帧设计,都做足了功夫,使得我这样的读者由外到内均是爱不释手。

不过我很快沉浸在侯先生的历史描述之中。所谓“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本来自台湾的《中国经济史》同样将这样的历史观置放在经济变迁之中。在家驹先生看来,分,刚好是一种多元时代,而合,则是一元专制独行。正是在这种多元与一元的交替推进中,中国经济几千年来磕磕绊绊,......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07日 21:25

苏小和:需要多少悲伤事故,人们才会醒来

苏小和:需要多少悲伤事故,人们才会醒来


我们的国家每年都被一连串的工业事故缠绕。隔一段时间总有煤矿会坍塌,火车也会在人们熟睡的时候偶尔相撞。一次焰火游戏,能叫摩天大楼熊熊燃烧,而一场地震,能震垮所有本来就单薄的校舍。而最近的一次,是在天津卫,一声巨响,多少人成了鬼魂,多少房子成了焦土。

看看这个时代,总是那些脸面深黑的矿工首先被吞没,总是那些还在教室里读书的孩子首先被埋葬。这样的事故纷至沓来,我们先是落泪,继而是愤怒,接下来就是麻木,就是遗忘。我一直......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07日 21:25

苏小和:需要多少悲伤事故,人们才会醒来

苏小和:需要多少悲伤事故,人们才会醒来


我们的国家每年都被一连串的工业事故缠绕。隔一段时间总有煤矿会坍塌,火车也会在人们熟睡的时候偶尔相撞。一次焰火游戏,能叫摩天大楼熊熊燃烧,而一场地震,能震垮所有本来就单薄的校舍。而最近的一次,是在天津卫,一声巨响,多少人成了鬼魂,多少房子成了焦土。

看看这个时代,总是那些脸面深黑的矿工首先被吞没,总是那些还在教室里读书的孩子首先被埋葬。这样的事故纷至沓来,我们先是落泪,继而是愤怒,接下来就是麻木,就是遗忘。我一直......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02日 16:27

苏小和:别扯供给侧,明明是竞争不充分

苏小和:别扯供给侧,明明是竞争不充分
 

眼下,供给侧改革成了经济圈里的热门词,貌似这一回有人终于开始回到市场的维度思考了,或者说,终于有人开始思考本土市场的供需关系了。如何理解这样的新名词,还得从多年以来一直在强调的所谓经济转型开始谈起。


阅读全文>>
2015年10月19日 07:49

TPP围堵中国与“价值贸易”命题  

苏小和  文
 
最近,学者杨鹏在VOA的平台上提出了一个新颖的名词:“价值贸易”,让人眼睛一亮。杨鹏援引耶稣的语言:“人活着,不单单靠食物,而是靠神口里所出的每句话”,试图说出这样的价值判断:中国人这些年靠着WTO的贸易框架,取得了巨大的收益,但是由于中国人只重视WTO的单向度经济收益,并不在意人类价值观体系的共识,因此在经济与价值这两个维度之间,形成了巨大的分裂与冲突。正是基于这一点,TPP这样一种将经济与价值并列重视的崭新的全球贸易规则体系应运而生。在这个意义上,人们说TPP有可能是对中国利益的围堵,或许有几分道理,至少我们认为,TPP在“价值贸易......
阅读全文>>
2015年10月12日 21:46

为什么安格斯·迪顿获得今年经济学诺奖?  

为什么安格斯·迪顿获得今年经济学诺奖?  
 
安格斯·迪顿斩获2015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大奖,关于他的获奖理由,明明白白写着一个醒目的关键词:福利。“迪顿的研究推动微观、宏观和发展经济学领域变革,对于福利研究也做出很多贡献。”从这样的表述之中,人们能够看到诺贝尔经济学委员会的白发老人们对人类当下问题挥之不去的焦虑。当太多的人们以难民的身份朝着欧洲蔓延过去,那些心怀怜悯的学究们,理所当然地要重新审视发展经济学的命题,重新思考包含着道德前置的、与人类的正义命题密切相关的福利经济学命题。
 
我如此明显地以一种当下的问题意识和解决方案来讨论一年一度的诺贝尔经济学大......
阅读全文>>
2015年10月12日 08:53

当我们听见了史怀哲的歌唱  

当我们听见了史怀哲的歌唱  
 

阿尔伯特·史怀哲,被称为德国“通才”,一生拥有神学、音乐、哲学及医学四个博士学位。

在关于耶稣研究、保罗研究方面,史怀哲的学术达到了新约神学研究范式的地位。31岁那一年,史怀哲出版了他的第一部神学著作《历史耶稣的探索》(The Quest of the Historical Jesus),好评如潮。史怀哲试图以末世学的信念解释耶稣的一生。这意味着史怀哲建构了一种关于耶稣研究的新范式,利用历史研究,描绘耶稣一生,既把耶稣的研究看成一个神学命题,也看成一个历史学的命题,而这样的历史,正如《启示录》所描绘的一样,是过去,也是现在,更是未来(who is,who was,who is t......
阅读全文>>
2015年10月02日 18:40

苏小和:形而上的副歌  

苏小和:形而上的副歌  
 

死而复生,谓之苏——《小尔雅》

1、葬于树

起初,也就是出生的头一天
他走出家门,去寻找上好木材
那时,太阳挂在东边,雨水落在西边
苏高喊,为了死亡,为了必然来临的死亡。

他先是遇见一棵柳树,几棵柳树
柳树们患上了麻风病,歪歪斜斜站在村口
抚摸。又抚摸。苏摸到疙疙瘩瘩的伤痕
树神[1]在远方摇头,“柳树只开花,不结籽
不适合盖房子,不适合做棺材
你需要找到比人更干净的树。”

一个人,走......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22日 21:15

转载一篇文章:《小妇人:艾伟德》

转载一篇文章:《小妇人:艾伟德》
小妇人:艾伟德

有的宣教士,不屑学中文,甚至有的海外华人宣教士,也是如此;但她不仅学中文,更学土话。有宣教士不肯住在华人中间;她不仅住在华人中,还服事华人,最低下的华人,并且还入了中国籍。

北方有俗语说:“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是说到受卑视的行业:其中“店”是开客栈的;“脚”是行脚的,就是运输业者。这位远道从英国来中国的宣教士,居然开起客店,而且专招待行脚的骡夫。

她是艾伟德,曾在山西开设“八福客栈”。

艾伟德(Gladys Aylward)于1902年二月二十四日,生在伦敦北郊。父亲是一名邮差。因为家境清寒......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16日 18:30

苏小和翻译《雅歌》(2015.9)  

苏小和翻译《雅歌》(2015.9)  
 


1、所罗门的歌,是歌中之歌。
2、让他吻我吧,用他的嘴轻轻吻我—因为你的爱里有许多的欢乐,你的爱胜过葡萄美酒。
3、你的嘴唇芬芳,让人迷醉;你的名字里有香水,正在缓缓流出。怪不得那么多少女都爱着你。
4、带上我吧,让我和你一起急匆匆地奔跑,让王带着我走进他的秘密的卧室。朋友啊,我们在你的里面欣喜若狂,我们将赞美你的大爱,胜过赞美葡萄酒。心爱的人啊,他们爱慕你是多么的正确!
5、我黝黑,但是我可爱。哦,耶路撒冷的女儿们,我的黝黑如同基达的帐篷,如同所罗门的帐篷的窗帘。
6、不要盯着我......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14日 08:49

苏小和翻译:《雅歌》(5、6)

苏小和翻译:《雅歌》(5、6)
 


1、我走进我的花园,我的姐妹,我的新娘,我采撷我的没药和香水,品尝我的蜂巢和蜂蜜,我畅饮我的葡萄美酒、我的奶。朋友们。吃吧,哦朋友们,喝吧,开怀畅饮,我的爱人们。
2、我虽然睡下了,然而我的心却是苏醒的。听,我的爱人正在叩问,“为我开门吧,我的姐妹,我的亲爱的人,我的鸽子,我无瑕疵的美人。我的头上沾着露珠,我的长发,含有夜晚的湿润。”
3、我已经脱下我的长衫,难道我必须再次穿上吗?我已经洗过我的脚,难道我必须再次弄脏吗?
4、我的爱人拧开门栓,向我伸出他的手;我的心啊,因为他的来临,狂跳不已。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10日 08:35

苏小和翻译《雅歌》(3、4)

苏小和翻译《雅歌》(3、4)
 


1、漫漫长夜,我躺在床上,寻找我心深爱的那个人,我一直在寻找他,然而我始终没有找到他。
2、现在,我要起来,去走遍这座城市,穿过所有的街道和广场,我要寻找我心深爱的那个人。我一直在寻找他,然而我始终没有找到他。
3、守卫的人们在巡视这座城市的时候,找到我,我就问他们,“你们看见过我心深爱的那个人吗”?
4、等到我刚刚离开他们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了我心深爱的那个人。我留住他,不让他走,我带他走进我的母亲的房屋,走进母亲曾经孕育我的房间。
5、耶路撒冷的女儿们,我在羚羊的边上,在原野鹿群的边上,......
阅读全文>>
2015年08月06日 18:16

苏小和作品:《D大调主题:梦见广场,或者梦见天堂》  

苏小和作品:《D大调主题:梦见广场,或者梦见天堂》  
 
 

枪声响过之后,苏文秀来到天空
这时候,他看见广场很小,城市也很小。
比城市更小的,是整个世界
他们一起躲进苏文秀的眼睛里。

枪声继续响,像少年时代的鞭炮
苏文秀看见枪声钻进左边的耳朵
然后又从右边的耳朵里跑出来
他的脸,他的头发,一下子就没有了。

 “雕像也来到天空了吗?”
“那个深刻的坑,可以埋葬我的身体吗”
他想起广场上的雕像,那是一个石头做成的女人
想念东边的大坑,十米见方,深不见底。

阅读全文>>
2015年07月24日 08:51

苏小和诗歌三首

苏小和诗歌三首
 

词语颂

我要把黑夜转换成白天,我要
站在死亡的脸上,大声说
词语远在他乡,词语是不死的
而我是一枚不折不扣的词语。

如果有一所房子

如果有一所房子,我希望它是坟墓
我要在坟墓的深处,铺设床榻
我要对着腐烂说,你是我的父亲
对寄生虫说,你是我的母亲,我的姐妹

感冒

南方的风里
有太多的冷水。
我刚脱掉一件衣服
人就开始低烧。
阅读全文>>
2015年07月02日 20:12

苏小和诗歌:我知道云和水

苏小和诗歌:我知道云和水
 

行为颂

请你们抢走我的房子
把孩子们赶出家园。
那些围观的人们,让他们远离
还有三五成群的流浪者,请绕道而行。

爱情

我会在旷野收集干柴,烈火
到庄稼地里寻找残留的稻米和麦子。
爱情在没有出发之前,已经知道答案
这一生的劳苦愁烦,我自己承担。

异象

然后我要去高山
去抱住一块坚硬的石头
赤裸着在雪地里上坡,或者下坡
直到遇见衣不蔽体的主人。</......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29日 12:33

苏小和:骂一骂我们愚蠢的婚姻观

苏小和:骂一骂我们愚蠢的婚姻观
 

以下文字,是基于对我自己的愚蠢的反思。

有一种观点大致是靠谱的:越是文明社会,越推崇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只有那些土得掉渣的野蛮社会,才会搞出一夫多妻或者一妻多夫的事情来。

立足于上述价值判断,我们或许可以得出一个小结论,今日中国社会相比于过去三妻四妾女人裹着小脚摇摇摆摆行走的社会,的确是文明了许多。我们的历史终于是有一点点进步了。

不过,更加有趣的问题在于,就是这么一点可怜的文明与进步,却有人引经据典,说这是孔子和儒家文明发展的结果。如果要继续保守一夫一妻的美好制度,必须要......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26日 11:24

​苏小和:从斯密“无偏的旁观者”到唐君毅的“念念反观”

​苏小和:从斯密“无偏的旁观者”到唐君毅的“念念反观”

从斯密“无偏的旁观者”到唐君毅的“念念反观”,中间当然要经过伟大的康德,但还有另外一位当代哲学家的名字需要提及,他就是samuelfleischacker。 

在阅读汪丁丁先生《政治经济学讲义》时,我看到了这个名字,samuelfleischacker美国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分校的哲学教授,看到了他的一本道德哲学......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18日 10:06

苏小和诗歌:洗澡(外一首)

苏小和诗歌:洗澡(外一首)
 

年轮

绝大多数的脂肪,都堆在腰部
一圈又一圈,构成我的年轮。
这些肉,这些肉里横七竖八的骨头
大概就是我全部的家当了。

洗澡复洗澡

从指甲开始,包括耳朵后面,鼻孔深处
肚脐眼,肛门四周,一直忙到脚后跟。
事实上,脚后跟是最重要的部位
如果这里不弄干净,就是一次失败的洗澡。
所以,要先把皮肤泡松,认真打肥皂
接着使劲搓,搓出一坨一坨泥
直到皮肤深红,看上去像一团伤口
才可以用大水冲,从头......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14日 12:28

苏小和:短歌行

苏小和:短歌行


 人间辞

“太阳不算什么
萤火虫才是最伟大的”。
当我说出这句话
星星在远处笑了。


怀念小蒋


依然年轻。像一场游戏,
吸引更加年轻的朋友。
早上,小蒋看见婴儿死在母腹里,
到晚上,他自己哭喊着倒在血泊之中。


奇迹

我竟然会说话,会写字
这是奇迹啊。真是不可思议
楼下的一棵树就不会
街上的那只流浪......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09日 09:28

苏小和:因为辞

苏小和:因为辞
 

因为辞

愿泥土不要吸干我的血
因为我的血还要叫喊。
愿夜晚不要催人入睡
因为诗歌尚未写完。

愿脖子总是红的
因为愤怒不断上涌。
愿眼睛比黑色还要黑
因为幸福住在上空。

愿每个人都穿上肉体
因为空气和水正在流淌
愿皮肤缝上衬衣和裙子
因为路上堆满羞耻。

愿你摔打我
因为死比活着更好。
愿你记住我的脸
因为我的脸和你一样。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