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苏小和 > 文章归档 > 2010年九月
2010年09月27日 22:05

想念耶稣

摇滚女歌手

她把全部虚空的美学

都唱尽了。

所有红颜薄命的女人

都来听听这首歌吧。

听完这首歌

你应该开始学习。

学习越过虚空

学习贴着大地飞行。

神的孩子

今天早晨我在想

每一名你的孩子

都是想象力极为丰富的诗人。

从来没有人见过你

可是凭着简单的相信

凭着优美的祷告

凭着那些排列有致的赞美诗

你因此与他同在

他的想象力

由此抵达宇宙的深处

来到你的身边。

宇宙深处

我能够想到

在宇宙深处

有一种更加伟大的力量

引导着所有的星球

和所有的生命

我能够想到</......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26日 12:39

明朝的维稳成本

上个月我推荐了台湾学者赖建诚先生的《梁启超的经济面向》,引来热议。不仅大陆各大网站转载,海外如《观察》、《新世纪》也隆重刊行,其中原因,我想一方面是众人被梁启超100年的经济思想所震撼,先人对常识早有把握,可叹这个国家迷途并不知返,另一方面,则是被赖建诚先生的大好学养折服。所以,这个月,我干脆找了赖先生的其他著作来读。

在我看来,《边镇粮饷,明代中后期的边防经费与国家财政危机1531——1602》(赖建诚著作,浙江大学出版社2010年8月出版),是本很有意味的书。明朝败亡于财政败坏,而财政败坏的直接因由,是边饷剧增,有点像笑蜀同学说的维稳成本。赖先生提到的一个史实,是明朝中后期财政的压力剧增,主要开支......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18日 11:43

一首诗歌站在路边(组诗)

约定

太阳照常升起

从来没有失约。

你的歌声如期来临

你不会忘记我。

看见你

这个早晨,我能在无力中看见美

这个早晨我能在无力中

看见更多的无力。这个早晨

我还能在无力中,看见你。

我梦见了一条蛇

像你一样修长

她的皮肤,近似于你的内衣。

我还梦见一条蛇

安静地坐在那里

不打算袭击我。

其实很多东西你不懂

人啊,你怎么就不

认识自己呢?

除了工于心计

其实很多东西你不懂。

知道吗?

面对流氓,幼稚是一种力量;

面对仇恨,爱是一种力量;

面对复杂,单纯是一种力量;</......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14日 10:21

从李荣融卸任看国进民退

李荣融卸任国资委主任了,离别之时,李先生算了一笔账,在他就任国资委主任的7年间,央企总数从2003年的196户,缩减为目前的123户;央企的资产规模由7万亿元增加到21万亿元,7年来央企累计上缴税金达到5.4万亿元。如此豪迈的业绩,理应大书特书,不过李先生似乎言辞谨慎,他甚至说,国有企业搞不好,遭人骂,国有企业搞好了,也会遭人骂。

看来李先生是懂得其中的道理的。现在,全国工商联的官员算了一笔账。民营企业500强去年税后净利润与2008年相比增长32.84%,达到了2179.52亿元,但这样的利润规模,却不如中国移动和中国石油两家中央企业的利润,两家巨型企业2009年的净利分别为1458亿元和1033亿元,其利润之和超过了500强民企的利润......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09日 09:04

百年之间最危险的思想

关于中国革命成功的原因,杨奎松先生的观点十分醒目:中共革命的成功和新中国的由来,其实很大程度上都是得益于整个世界大环境,包括俄国革命、二战及战后国际关系的改变。特别是对于正在崛起中的毛泽东来说,还离不开第二次世界大战 爆发前日本入侵中国的影响。

中国近百年的国家形态,的确是全球政治格局下的一个偶然现象。沿着杨奎松先生的分析框架,我提出的问题是,20世纪上半叶的全球格局究竟在那些层面偶然推动了毛主导的中国共产主义运动?

这其实涉及到更加开阔的历史现象,从思想的勃兴,到经济的变迁,似乎各种力量在逼近偶然,或者说是必然。我的意思是想说,相比那些具体的政治力量的博弈,也许我们站在思想和经济的层......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07日 09:52

国进民退,一种对自我经验的反动

无论如何,我相信30年经济发展的基本面,都是政府有意识地退出部分市场领域,让民间力量切入,引入产权清晰的市场主体,形成有限度的自由竞争,才促成了30年的发展。这应该是各个阶层能够接受的共识。否则,30年前所谓解放思想也好,改革开放也好,就没有具体的历史意义了。换句话说,过去30年,有条件的国退民进,才是发展的主旋律。而现在,如果我们看到的“国进民退”成为了当下发展的方法论,甚至成为未来一个历史时期内经济发展的基本动力,那是不是意味着,中国经济经过30年的改革开放之后,已经到了一种反向操作的时候了?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高层继续改革继续开放的口号言之凿凿,岂有走回头路的道路。所以,我的问题只能是:既......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02日 10:21

从陈久霖看现代企业制度在中国异化

面对陈久霖的故事,我们仍然只能回到官商结合的历史模型来加以分析。

站在现代企业制度的层面看,毫无疑问,官商结合是中国企业百年巨大的阴影,本质意义上,这就是中国企业和企业家不成气候的最大原因。仍然是基本的分工命题,分工迟迟不能得到尊重,尤其是经过金融危机之后,今天的中国,政府有那么多外汇筹备,财政收入年年看涨,可是政府竟然毫不反省,甚至理直气壮地把官场和企业整合在一起,试图以央企为主导的企业阵营,打造大国崛起的气象。

在这种逻辑下,陈久霖因把中航油拉入炒作期货的巨亏漩涡而在新加坡服刑1035天,就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相反,某些人甚至认为他的行为带有国家主义的悲情,因此,几年之后,他再度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