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苏小和 > 文章归档 > 2010年五月
2010年05月31日 11:28

国有资本不退,民营资本没戏

这些年,有两份文件看上去总是温暖人心。一份每年打头,一月刚到,文件就传播于大街小巷和广袤田野,致力于解决三农问题,言辞恳切,大有文件所到之处三农问题迅速解决之势;另一份则与发展私人经济有关,从早期说的,民营经济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有效补充,或者是重要组成部分,到现在干脆说,“我国民间投资不断发展壮大,已经成为促进经济发展、调整产业结构、繁荣城乡市场、扩大社会就业的重要力量。”

不过遗憾总是有的。虽然文件言之凿凿,但成效并不显著。最明显的,也是当下的局面,便是国进民退蔚然成风,中小企业纷纷关张。有人罗列过几组基本的数据,中国每年的GDP增长数据中,70%来自于以私人企业为主体的中小企业......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30日 12:31

倪玉兰

说说倪玉兰吧

一名了不起的女人

因为帮助拆迁户维权

警察打瘫她的双腿

摧毁她的房子

脱掉她的裤子

对着她撒尿

然后被判袭警

获2年监禁

在监狱,狱警不让她使用双拐

每天逼着她从五楼爬到一楼干活

现在,她住在北京皇城根公园

一个别人捐助的帐篷里。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28日 08:40

游戏

妈妈,我们正在河边游戏

有的人把白云垒得比天空更高

有的人把石头扔进水里

让河流改变了方向。

我们真是一群不守规矩的孩子

从过去到未来,一直围着神旋转

我们不知道天色已晚,一遍遍地

在神的口袋里寻觅,直到发现了自由。

妈妈,距离欢乐的一天已经不远

我们的游戏正在开花结果

我们偶然听到了神的呼吸

他的长发、裙裾,他行走时溅落的月光

自由,唯美,有如历史伸展时必然的轨迹

有如我们一生一世不敢违抗的使命。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26日 09:33

一半是市场,一半是信仰

市场和信仰,可能是一个有远见的经济学家需要持守的两个思想维度。

关于市场,米塞斯的伟大著作《人类行为的经济学分析》,周其仁先生的《中国做对了什么》,就成为我们阅读生活中最有指导意义的风景。米塞斯的这本巨著,34年前,台湾的夏道平先生就已经翻译成中文,并在台湾出版,而在1949年,中国所谓翻天覆地的年代里,米塞斯就将这部伟大的书稿交由耶鲁大学出版社出版。可叹中国大陆直到今天才由广东经济出版社出版第一套简体版。此前,作为一个经济学的爱好者,我曾经托人从台湾购买这本书,而此前的此前,我曾经从网上下载夏道平的繁体版,然后不厌其烦地一页一页打印出来阅读,1000多页A4纸堆在我的书桌上,厚重复厚重。而周其仁......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24日 08:40

工资条例背后的政府阴影

据说《工资条例》即将出台,最低工资标准、工资协商和同工同酬等相关条款将被纳入其中。如此消息,我相信欢呼雀跃者大有人在,而质疑这种政策的人将少之又少,因为工资的背后,隐含着公平这样巨大的道德命题。谁不渴望公平?谁不渴望过上一种有尊严的生活?当政府主动站出来参与企业工资的制定和执行,那些汗流浃背的工人们岂有不欢呼的道理?

现实的逻辑链可能就是这么简单:工人渴望拥有更丰沛的收入,政府渴望通过提升劳工工资水平实现有限公平,并进而谋求社会的稳定。看上去很美,甚至理所当然,但就是没有人站在企业的角度思考。有很多思维的陷阱摆在这里,比如劳资关系上,似乎企业天生贪婪,为了谋求更大利润,必然锱铢必较,草......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23日 07:02

和你在一起

早晨和你在一起

我腐朽的身体

你来翻晒。

我蓬勃的性欲

你来牵引。

我的上面是你,下面是你

我的左面是你,右面是你。

甚至我的外面是你

我的里面,也是你。

傍晚和你在一起

有早餐,就应该有中餐

有她,就应该有你。

再好的姑娘

也好不过你。

我听见光线

渐渐退场的声音。

她终于决定走了

只有你对我,不离不弃。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21日 12:54

再也不能与新技术失之交臂

前几天,一位熟悉计算机技术的朋友很郁闷地跟我说,国外著名的网络存储服务Dropbox无法登录了。我能理解他的烦恼,据我所知,Dropbox是一个优秀的在线存储服务,通过云计算实现网际网络上的文件同步,用户可以存储并共享文件和文件夹。这是一种崭新的互联网技术,此前,中国宽带产业基金的田溯宁先生不论在何种场合,都在极力传播云计算的理想,他甚至认为,中国人如果抓住了云计算这项新技术,那么在互联网领域,就再也不会受他人控制了。田先生还谈到,一家互联网公司退出中国市场,当然无伤大雅,但google代表了今天互联网行业最新的技术,这很有可能导致,在未来几年,中国的新经济将在技术层面落后于人。 我对田先生的如此表述当然深表赞同......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18日 12:10

我是谁(外一首)

好人成了囚犯

美女做了娼妓。

假如你想做一名好人

那么你准备坐牢吧!

假如你天生丽质,前凸后翘

那么我恭喜,你终于可以做一名妓女。

我是不会用石头砸你的

因为我不是好人。

我也不是娼妓

因为我不美。

流失

天气越来越热

上海的光线有些拥挤。

我想象你一丝不挂

你希望我汗流浃背。

但我不在上海

你也不在京都。

这腐朽的计划

终于像时间一样,转眼就流失了。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10日 10:48

让我如何去见你

为内心的欲望羞愧

为物质的情欲,肉体的情欲

为所谓知识的骄傲,劳苦愁烦。

我看见了自己僵硬的面孔

这缺少笑容的、不会感激的面孔

让我如何去见你!

春天的小赞美

人又有多聪明呢

能制造出一朵有生命的花么。

满园的桃花开啦,一朵朵挤满枝头

我知道神再一次把春天放在了我们的怀里。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05日 16:15

是谁剥夺了农民的资本权利

    北京的张先生最近刚被拆迁,他的房子在东五环以外大约3公里,当年在宅基地修的平房,房屋加周边院落,共获得拆迁款近千万。按理说,他本属于农村户口,但90年代后期,由于城市扩张,他获得了农转非资格。近几年,北京房地产建设一日千里,这种本属远郊的土地价值因此陡增。一夜之间成为千万富翁,这位张兄笑得合不拢嘴,第二天便跑到车市,给自己添了一台路虎。 同样的境遇,湖南长沙的刘先生就没有这么走运。他建在岳麓山附近的一幢3层连四间的楼房最近要被拆迁,双方没有达成一致的补偿条款,刘一气之下,将自己的遭遇发布在网上;拆迁办的人则认为,刘所建房屋,超出了宅基地的面积,相当一部分属于违章建筑,而且刘属......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