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苏小和 > 文章归档 > 2010年三月
2010年03月30日 09:01

胡舒立就是一个写字的

胡舒立11年的经济话语,如今读来,并不过时,大多数文章今天如在杂志上再刊登一次,仍然叫人坐立不安。这至少说明两个问题:要么是胡舒立视野开阔,她一直比别人看得远,看得透;要么就是这些年中国的经济格局并没有根本意义上的进步,财大了,气粗了,大国就要崛起了,但经济背后的方法论,却还是当年的老一套,甚至比当年还不济。

感谢胡舒立!这些年她写得热火,我看得激动。不过遗憾总是有的,常识都摆在这里了,但效果并不突出。1998年,胡舒立就写下了“告别红色资本家”这样的文章,12年之后,中国的国有企业不仅在国内所向披靡,简直有要在全世界攻城掠地的豪迈架势,12年前我在香港看见众人纷纷追捧所谓“紫筹股”,内地国家资......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29日 08:33

张朝阳难得说了一回真话

2009年开初,沉寂很久的张朝阳忽然火爆起来,原因是他的一番讲话,被认为讲了真话。众人由此认为,张显然是个有常识的人。据说,他在演讲的时候,网络管理部门的意识形态官员其实就坐在下面,由此可见,张甚至是一个有勇气的人。

人们对张朝阳的溢美,并不过分,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公众视线中的张,除了他那些刻意为之的个人形象,最明显的特征,就是言辞虚以委蛇,也就是说,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张其实是一个善于说套话,甚至说假话的人。

熟悉清华的人都应该知道,这所著名的学府表面的校园文化价值是厚德载物,但真正流行于老师和学生之间的校训,乃是“听话、出活”这样的市井格言。张朝阳是清华大学的学生......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26日 18:14

常识在这里消失了

我曾经就梁文道的《常识》问他,在中国大陆,借美国人潘恩的旧名卖书,有何感受?文道哈哈一笑,说的是借小书表达对潘恩的景仰。事实上,我和文道聊到的话题还有,究竟什么才算常识?在一个常识稀缺、分辨能力有限的国度,扯起常识的旗帜,受众的认同感有多大?我为文道担心,是因为我想起80年代的美学热,关于什么是美,什么是美感,一直以来都是莫衷一是。有人说对生命的屠杀,不论以怎样的名义,都不美,但马上就有人说,鲜血染红了旗帜,那也是一种美。真理似乎在这里消失了,或者我们说,常识在这里消失了。

梁文道的《常识》就是在这样蛮荒的地带展开。他出生在台湾,生活在香港,在全世界游历,而观察的场域,主要是中国大陆。正......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26日 18:07

中国为什么没有令人尊敬的经济学家和企业家?

余杰:我看到,《我们怎样阅读中国》一书的简介中说:“作者以自由为关键词,沿着阿玛蒂亚·森的‘以自由看待发展’的思维范式,对当下中国的各种经济现象、人文和社会现象,进行了碎片式的思考。”我知道,你非常敬重森的学术与人品,你可以进一步介绍一下森在经济学上的成就以及他的思想对今天中国社会有哪些启发?

苏小和:我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就叫《森的良知》。当我读完森的《饥饿与公共行为》一书之后,我彻底承认,我是一个愧对历史,愧对生命,愧对良知的软体动物。第一层面的羞愧,乃是我们的整体性失忆。在人类的饥饿史册里,中国人应该最有责任,最有动力,也最有必要深入研究群体性饥饿问题,但无论是民间口口相传的故事,......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26日 15:32

郎咸平教授是不是特别缺钱花?

在新华书店里,郎咸平的书现在那可是门庭若市,而最火的一本,书名叫做《郎咸平说:新帝国主义在中国》,事实上他的另外几乎书名都非常咋呼的图书,照样名列销售排行榜的前几名。作为一名具体的读书人,我对郎咸平在中国大陆全力倾销的所有作品,几乎是一概蔑视,原因在于,他这些年总是擅长挖出一些陈旧的意识形态词汇,试图催熟激活在每个中国人内心中的“狼奶”。前两年,他到处放言,反对企业制度改良,提醒国人要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好像他才是真正维护经济公平的伟大学者。但稍微有点眼光的人,必然知道,中国经济多年以来最大的问题,还是现代企业制度不够健全,诸如产权问题,公司的治理结构问题,一直是国有企业的大患。即使是最保守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