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苏小和 > 她的头发修长,额头明亮,让我想起了拥抱  

她的头发修长,额头明亮,让我想起了拥抱  

这是第七天

我把内心所有的黑暗捧在手上
求你悦纳,求你宽容,求你更新。
这是第七天,你去休息,我在唱歌
歌声给你,叹息也给你。
这是我的心,是你的居所
当我祈祷,世界哗地一声,打开了。


养老院即景

腿瘸了,这是与上帝格斗的代价
养老院的墙角,一个老人不动。
遥想当年,他年轻,冬天不穿裤子
夏天披着厚厚的棉被游走。
为什么必须要遵守季节的秩序
他坚信,冬天是温暖的
而夏天则需要避寒
如果有错误,一定是季节错了。
人生苦短,那么少的时间
一个具体的人,永远不打算睡觉
星星都休息了,他还在大地上狂奔。
等到太阳升起,从梦里出来的人们
脸色一个比一个新鲜,他却突然衰老。
不仅是衰老,连腿都瘸了
牙齿脱落,舌头不再灵活,口水顺着嘴角,汹涌而下
淋湿了,淋湿了脚下的一块土地。
计划必须改变,他对自己说,从现在开始改变
从床前走到屋外,从被单走到台阶上。
当他这么做,却一下子摔倒,摔倒在生活的中途。
老了,他叹息着,这是最后一个问题
微风越过房顶,他听到了风的叫声
多么轻盈。风依然年轻,自己却老了
这是与上帝格斗的代价。
人在年轻的时候死去,是多么美丽的一件事情
可是人啊,谁愿意在年轻的时候
就开始思考死亡的意义。


朋友

下午的爱情,不能言说
词语还没有打开,天就黑了。
每个人都变成影子
每个人都听不见你说话。

这就是朝思暮想的虚无
虚无在眼前,朋友却在远方。
最好的朋友,抽象复抽象
只有你相信,他才会出现。

洗碗的妇人

幸亏妇人会洗碗。一堆别人吃过的碗
堆在她的面前,比肚皮高很多
油或者饭菜的残渣,顺着桌面流淌
有一部分粘在围裙和发梢上。
越过碗和碗之间的缝隙
人们首先看见一对发福的乳房
接下来才是泛着油光的、宽大的脸。
身大力不亏,这是一个健康的妇人
一个有力量的妇人。幸亏有力量
她才能抱起一堆碗,上百只碗
挤在一起,像一堆脏孩子
直接跳到水池里。水花溅起来
碗和碗相撞,发出尖叫声
好像孩子们在一起争风吃醋。
这是妇人的内心活动,她忽然笑了。
想起孩子们多年前在澡盆里嬉闹
想起自己温柔洗掉孩子的污垢。
那是一次与爱有关的劳动
一个妇人爱这个世界,将她的孩子清洗干净
这是人间的画面,幸福的劳动。
幸亏是幸福的劳动
妇人的劳动技术,才能一脉相承。
现在,妇人将一百只碗扔进水池里
幸亏那些碗是肉做成的
碗和碗才不至于冲突,将彼此打碎。
在爱的问题上,妇人比任何人都有信心
因为她是妇人,她了解那些碗
因为她是母亲,她了解自己的孩子。


写给凯西

许多年后,凯西对我说
爱吧,从嘴唇开始。
是的,我愉快地答应了她
这个时候,她甚至连身体都没有
可是她嘴唇如蜜,词语如歌
我全部的爱情,到她的嘴唇为止。

凯西可能不太知道
有段时间,我看见食物就想吃
一吃就忘记祷告。
凯西穿大红色的裙子
她的头发修长,额头明亮
让我想起了拥抱。

我想去凯西的怀里
可是我太具体,凯西太抽象
她先我一步,抵达了高潮。
我要向她学习,学习超越身体
清晨来临,我们的嘴唇张开
说出来的,全都是福祉。

那个时候我太瘦了

那个时候我太瘦了
瘦得只剩下灵魂。
那个时候我在人群中穿行
谁都没有看见。
像一片叶子从树枝掉落
一阵小风从胡同里走过。

是的,那个时候我总是在想
风随着意思吹
我不知道风来自哪里。
我太瘦了,连骨头也失去了重量
我以为能够飞起来
可是我没有翅膀。

先知在一旁嬉笑
他说,孩子,有翅膀又能怎样
路途太遥远,翅膀会软弱
而且,比飞行更加重要的问题
是方向。至少从目前来看
人啊,并不知道自己能够飞到哪里。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