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苏小和 > “基督教中国化”是一个巨大的陷阱

“基督教中国化”是一个巨大的陷阱

基督教中国化是一个巨大的陷阱 - 苏小和 - 风随着意思吹
 
基督信仰与现代宪政社会之间的关系是一个非常稳定的正相关,这种关系内含着三种观念条件。
 
第一是“上帝之下人人平等”的观念前提。这是一套针对于每个个体的人的先验意义的观念秩序,这种先验的观念秩序在演化的过程中,通过不断争鸣,不断纠错的方式,构成了一种稳定的传统,一种习惯。这种习惯的具体内容,就是在信仰的层面建立起对上帝的确信、敬畏,和人人平等的观念,并对人性的幽暗性保持普遍的绝对的怀疑。
 
按照康德的辨析,则是立足于三大假定前提:上帝存在,自由意志,灵魂不死。这三大前提,都是普世价值,适合于每个人。只有在这里,人们才能真正理解人人平等的基本定义。
 
第二是教会的组织形式,构成了人类社会最早也是最稳定的民间自治传统。
 
基督教的教会自治,才是人类社会最早的民主课堂。有一个当下的事实能够让人们展开思考,任何专制社会都必然要对基督教会加以封锁、篡改,甚至大开杀戒。而任何民主文明的社会,都会对基督教教会保持必要的尊重。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Democracy in America)已经比较详细陈述过。但由于中国的知识人缺乏来自圣经的传统信仰训练,他们变得如同瞎子一样,对托克维尔涉及到基督信仰与民主传统的表述,竟然是视而不见。
 
第三则是个体的人和教会自治秩序状态下的组织形式,拥有一种绵延不绝的开放式纠错能力。
 
在这一点上,我们有必要强调,一个有明确基督信仰的人,却不参加到完全自治意义上的教会生活的秩序之中,是不可想象的。
 
反之,一个试图致力于推动民间自治秩序建设的人,却没有明确的基督信仰,也是不可想像的。
 
两种不同进路的表述,都基于对人性的普遍怀疑和彻底怀疑。一个没有教会生活的信仰者,最后一定会背离信仰。一个没有信仰但却致力于民间自治秩序的人,最后一定会无法对自己形成自治,并由此毁灭掉孜孜以求的民间自治秩序。
 
反观中国儒家传统,既缺少一套清晰的来自于神学和哲学层面的先验观念秩序,也没有经验主义层面的民主宪政行为方式,更没有一种覆盖到所有历史细节的纠错过程,因而把宪政与儒家传统对接起来,形成所谓儒家宪政,大概约等于主流意识形态教材中反复倡导的“马克思主义与中国特色的实践相结合”的思维方法,或者相当于传统知识分子学以致用,西体中用的习惯定势。
 
当然,这样的基于中国儒学传统观念的辨析,的确能抚慰一批传统文化爱好者相对封闭、自信、君子固穷的精神世界,但最终不会真正理解宪政的本质。因为问题的吊诡性在于,当中国传统的知识人以历史学的路径试图建构儒家宪政的框架,他们的方法论乃是对经验的总结与继承。而正是在经验主义的意义上,历史学家们并不能在我们的历史叙事里明确地找到哪怕一件具有现代社会宪政意义的史料事实和涌现过程。
 
这意味着,那些满口儒家宪政的读书人,一方面从来不曾理解观念秩序是如何影响了人类社会;另一方面也从来不曾沿着经验论的进路去对历史进行量化分析。前者或许导致中国人失去了真正意义上的哲学追问,后者则导致中国人永远不可能发现科学体系。
 
至于宪政制度,这个对每个人的人性保持绝对怀疑的现代社会治理体系,传统儒生们,实在是太难以理解了。当他们试图把怀疑、批评和制衡的目光指向皇帝,或者指向自己,他们立即就胆怯,而且畏缩了。
 
这种面对怀疑自己、怀疑公权力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胆怯和畏缩,深入到了每个中国人的骨髓,以至于每个人都无力自拔,只能随波逐流。如果没有上帝信仰亲自在中国人的心中建立基督信仰,我们就只能处在这种永远的绝望之中。
 
基督信仰的意义,在于通过建立一种至高的敬畏秩序,逼使人心甘情愿回到理性秩序,按照自由选择的逻辑去工作,而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劝人向善。事实上,在伦理学框架里,善是不可以细分的(摩尔),即人按照人的理性能力,在短期之内并不能正确地区分善和恶,所谓有限理性,我认为就建立在这个当口。在思想史的意义上,几乎所有由人类自身定义的善,都带来过人道主义灾难。所以必须要大大方方地指出,儒家伦理学秩序,就是一种典型意义上的由人类自己定义的善的思想体系。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指出,即使我们进入基督信仰的一般生活方式,我们可能也会随时随地对基督信仰产生误读。中国人因为长期以来缺乏信仰的基础训练,没有构成一种演化秩序意义上的信仰习惯,一般说起信仰,都是一种局部的表达。比如知识分子,他们因为预设了信仰是无知和鸦片的观念,所以对信仰的理解完全是南辕北辙。而很多表面看上去有信仰生活的人,由于受到中国传统民间宗教的影响,基本上是人云亦云、为我所用的迷信状态。必须要强调一点,基督信仰最大的方法论是诚实,所有的谎言都会与真正的信仰背道而驰。
 
这是我的一个期盼:什么时候,中国的基督徒围绕圣经开始形成激烈的争鸣,每个人诚实地表达自己的信仰,什么时候我们的信仰才会靠近圣经。否则,按照儒家文化的基础文化条件,任何外来的观念秩序,包括佛教文化和基督精神,都会被儒家文化搞成一锅粥,形成所谓的特色文化。真正意义上的基督徒,对此更应该警惕。我们所渴慕的是无酵饼,而不是添加了三聚氰胺的牛奶。在这个意义上,所谓的“基督教中国化”,可能就是一个巨大的陷阱。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