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苏小和 > 论儒家“五伦”与“五常”的人性论漏洞

论儒家“五伦”与“五常”的人性论漏洞

说起“五伦”,这乃是中国传统儒家的理论原则之一。所谓五伦,包括“父子有亲,夫妇有别,君臣有义,长幼有序,朋友有信。”这五个关系,重要程度依次递减。
 
五伦与“五常”联系在一起,所谓“五常”,就是指“仁、义、礼、智、信”。“仁是父子有亲;义是君臣有义;礼是长幼有序;智是夫妇有别;信是朋友有信。”
 
这些传统观念,现在的人们已经不能详细了解了,但在我们的生活细节里,依然处处保留着这些观念的影响力。比如经济学家张五常,他的名字就是一个典范意义的传统观念,只是现在的年轻人,不了解罢了。如果了解一点,就知道张五常显然出生在儒学底子厚实的家庭里。
 
但是,如果按照思想的影响力,或者是观念的涌现秩序来看,所谓五伦,五常,明显存在人性论意义上的漏洞。
 
“父子有亲”的麻烦在于,人们强调了父子的亲情,就疏远了家庭之外人和人的爱与尊重,这导致中国人的亲情只能局限在家庭关系之内,中国人在自己的家里,可能是好父亲,好儿子,但出了家庭,个个都是冷漠的看客,对公共关系和社会问题不闻不问。
 
“夫妇有别”的问题最大。即使从生活的表象看,夫妻都是命运共同体,吃喝拉撒、生生死死,都紧密联系在一起,怎么能说夫妇有别呢。所以,相比圣经的教训,夫妻“本是一体”,是“骨头中的骨头,肉中的肉,”儒家的夫妻观念秩序,意味着在应该融合的地方不融合,在不该融合的地方却又勾勾搭搭。人性的命题在这里呈现为逆反状态,问题实在是太大了。
 
“君臣有义”,这里的“义”是什么意思?《论语·八佾》说,“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显然,君高高在上,可以左右臣仆,作为臣,只需尽忠,就足够了。这不是人和人的平等关系,这是奴隶主和奴隶的关系。我们得大大方方说出这一点。
 
“长幼有序”,这里的“序”,有人解释为秩序,有人则理解为先后次序。儒家原典对此没有明确界定,导致后来的人众说纷纭。《弟子规?出则弟》说,“或饮食 或坐走 长者先 幼者后。”这些话显然是针对生活的一些细节在强调规矩,完全不关乎价值理念。吃饭穿衣,行走,坐与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偏好,事先设定年纪大的优先,年纪小的居后,除了强调某种与年龄有关的等级差别,还有什么实际意义?当然,这是中国文化“尊老”的传统观念的滥觞,问题是,人性复杂,君不见,很多老人,越老越无知,越老越无耻么?所以有人看不下去了,于是说出了“老而不死是为贼”的恶毒话,还有“为老不尊”这样的尖刻之词,都是有某种道理的。还是使徒信经的话深刻,“我信圣徒相通”,人和人的关系连接,所依靠的是灵魂秩序,而不是与年纪有关的外在表象。
 
“朋友有信”,这句话最不靠谱。朋友之间,讲信用,难道不是朋友,就可以不讲信用吗?这不是市场交换的一般均衡,所强调的是非一般均衡,引出的是关系学,厚黑学,和江湖习气。要不得。圣经说,“要爱你的仇敌,为逼迫你的人祷告”。仔细想想,这种来自于传统的观念差距,某种意义上,可能超过了地球和火星之间的差距呢。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