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苏小和 > 人们为什么讨厌“真理”这个词

人们为什么讨厌“真理”这个词

大概从二战之后开始,人们听见真理这个词,就会产生狐疑,甚至反感,以至于发展到今天,这个看上去多样性的社会里,如果有人在自己的话语体系里言说真理,其他人会本能地认为,或许这个人是一个怪物。
 
这是今天这个时代令人沮丧的局面。人们无法理解,只有惟一的真理才能涌现出丰富的多样性;无法理解,惟一真理事实上是一条活水的江河;无法理解本质的惟一性和属性的丰富性之间的缜密关系;无法理解,如果多样性失去了惟一真理的基本问题,将会导致多样性走向一片混沌,这个世界将会变成荒地,战争、瘟疫和饥荒将会主宰这个世界,每个人都将在绝望中了此残生。
 
当然,从当下的多样性的角度看,我们深知,人类在过去一百多年的时间之内,受够了伪真理,伪领袖、伪正确的奴役之苦。所以渴望自由的人们,对诸如真理这样的终极话语,产生了一种本能的反感与抵制。他们无法理解,伪真理之所以泛滥成灾,是因为人类与真实的、惟一的、终极的真理渐行渐远。
 
如果人类不相信惟一的真上帝,那么每个人就是上帝。每个人以真理之名,一方面僭越上帝,一方面自己奴役自己。因此,在这个时代,最大的敌人可能不是刚愎自用的独裁者,而是每个人自己。那些能够走上独裁者高位的人,不过是每个人的独裁秩序中的出类拔萃之人。没错,多年以来,人类社会就是一个比恶、比傻的社会,经济学家解释为劣币驱逐良币,那个最凶恶,最愚蠢的人,终于成为世界的王。
 
这正是今天这个世界的现实秩序:人们以个人权利这个最重要的筹码为诉求,放大每个人的主观偏好,相信自己所理解的,就是绝对正确的。个体的人在这里变成了自己的上帝,变成了真理。
 
从个人生活到社会秩序,再到国家的秩序,人们丢失了针对个体生命本身的反思能力和纠错能力,形成了一种普遍的理性自负。在很多重大的关涉到人类基本意义的价值判断上,都失去了最起码的判断能力和节制能力。所有人都掉进了一个巨大的陷阱:人们赚取了全世界,却丢掉了最宝贵的生命。
 
 
 
推荐 0